您的位置: 資訊頻道 >> 職場江湖
25歲到35歲,職場上最關鍵的10年:這7件事你越早明白越好
職場江湖
2020-09-23    作者:上饒人力資源網    來源:www.ynrm189.com 116

迷茫不可怕,可怕的是過了而立之年依然迷茫。

過了30歲,你就沒有迷茫的權利了。


中年時流的淚,都是青年時腦子進的水。

今天分享的這篇文章,越早看到的同學越受益。


很多人正是因為一輩子都沒想清楚這7件事;

結果庸庸碌碌,不明不白地過了一輩子,每天姐不想你們成為這樣的人。




做公眾號之后,我經常會收到粉絲提問,很多問題答過就忘了;

但一年前的一個提問,到現在我還會時不時地想起。


那個粉絲的問題其實稀疏平常,真正讓我吃驚的是他的年齡。

他問我,他應該繼續工作還是辭職考研?

問題是,他已經三十多歲了。

按照年齡算,他上小學的時候,我還沒學會走路。


到底是什么讓他的心智如此晚熟,以至于到了而立之年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?

是因為認知,是因為對某些基礎問題的認知模糊不清。


公眾號“請辯”的創始人蔡壘磊在新書《認知突圍》里說的一個觀點,我很認同。

他也經常從公眾號后臺收到粉絲提問。

他發現這些提問雖然五花八門,但總是有許多共性,總是指向一些基礎的概念。


他認為:


“大多數人對于某些問題就是無能為力,這種無能為力背后是人們對影響人生關鍵的某些概念認識不清,從而總是無法做出正確的決定。”


回顧我遇到的那些迷茫的提問者。

無論是面臨情感抉擇還是人生規劃,他們有一個共同點:


遇到問題習慣問別人怎么辦,而不是問自己怎么辦。

他們身體成年了,心理卻依然是一個茫然無措的孩子。


他們總是寄希望于別人給他指條道;

寄希望于別人能提供一條可以直接復制模仿的生活路徑;

寄希望于別人能給他一個清晰的、現成的、能解決他生活問題的快捷方案。


他們就像巨嬰一樣,無法獨立地思考,無法堅定地做選擇,無法清晰地評估風險和機會。

一些基礎認知沒有建立起來,他們就永遠都是一個茫然無措的孩子。


但生活不會一直允許他們當一個茫然無措的孩子。

25歲大多數人已經大學畢業并工作一兩年了,25歲之前你可以理直氣壯地迷茫;


25歲之后有些事情拎不清,社會對你就不會那么寬容了。

早已成年卻依然茫然的人,需要一場認知突圍。


而這些認知最好在25歲到35歲——職場上最關鍵的這10年,就建立起來。

以下這7件事越早明白越好。



01

關于未來:

人生根本不存在一條既定的跑道


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“贏在起跑線”成了一句深入人心的口號。

可是仔細想想,這句話有個很大的問題:


它讓人產生有種錯覺,誤以為人生有一條既定的跑道。

高考以前,某種意義上,我們和同齡人確實很像在一條跑道上。


一群人按部就班地讀完幼兒園讀小學,讀完小學讀中學。

在這個階段,你很清楚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。

所以只要努力爭上游就好,不需要做什么選擇。


迷茫通常是從高考后報志愿開始的。

從那一刻開始,人生的選項就不斷地遞到你的手里:


去哪個城市?報哪個專業?選擇哪個大學?

讀完本科要不要繼續深造?回三線城市的老家還是待在大城市發展?


工作要選擇什么行業?哪個公司是更好的平臺?

和誰度過一生?要不要分手?

要不要跳槽?什么時候買房?在哪兒買房……


我們和同齡人浩浩蕩蕩地一同出發,然后在分岔路口奔跑著散開。

這個時候,你才會發現:


真實的人生并不存在一條既定跑道;

真實的人生是一個小徑分叉的花園。

每個人都需要去找到自己的路,找到自己要去的地方。


在小徑分叉的花園里,每一條路都有自己的風景,根本無法像跑道一樣簡單地比拼出輸贏。


所以,人生的成功并不是比別人成功,而是找到自己喜歡且擅長的事,按自己喜歡的方式安排人生。


徹底想明白這一點有什么好處?


想明白這一點,你就不會再把自己和其他人放在一個假象的跑道上比較輸贏。

你最關心的不再是所謂的跑贏人生;

而是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、找到到達那個地方的路徑。


你會一頭扎進自己的人生

而不是環顧左右,整天因為誰誰賺得比較多,誰誰混得比我好而焦慮。


你會專注地做屬于自己的事情,不再羨慕也不再盲從;

不再因為別人出國而出國,因為別人考研而考研,因為別人跳槽而跳槽,因為別人考公務員而考公務員。


你會開始追隨你自己。





02

關于生命:

閱歷是由生活的密度決定的


人們對年齡有一個刻板印象,認為活得長,見識就長,懂得就多。


年長的人喜歡說:

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都多,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都多。


可是我一直覺得:

閱歷并不是由年齡決定,而是由生活的密度決定的。


就像《認知突圍》里說的:


“單純地計算經歷過多少日出和日落,并不能完全反應出時間在人生刻度上留下的印記。


有些人只需要幾年就能走過一些人一輩子走過的路。”


當記者的時候,這種體會特別深。

那個時候經常一天不止跑一條新聞;

上午去的地方、接觸的人、采訪的新聞事件和下午可能完全不同。


生活事件密集地發生,以至于過了一天像過了好幾天。

我也迅速地沉穩練達起來,那段時間是我畢業后成長最快的時期。


我甚至覺得一年的記者閱歷頂得上其他人的五年。

后來轉行過起了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,生活仿佛從干飯變成了稀粥。


人生是短暫的,每個人終有一死,這是命定的結局。

死亡一旦來臨,所有得到的最終都會失去。


所以重要的根本不是結果,而是過程,過程就是獎勵。


人生其實就是一場體驗,是選擇一成不變地過一生;

還是在短暫的一生里,盡可能地看更多風景、認識更多有趣的人、經歷更多的不同的事?


至少相比安穩,我更想要體驗更多。

人生觀是指導我們的人生選擇的底層代碼。


我畢業之后去報社當記者,之后辭職進入新媒體,接著辭職開始自由職業;

我很少覺得迷茫,因為只要想清楚了要如何度過這一生,面臨形形色色選擇的時候,我心里就和明鏡似的。


同時還會獲得一種不計得失、不畏虎狼的勇氣:

反正人生就是一場體驗,我盡情體驗就好了,得失并沒有那么重要。



03

關于金錢:

想實現財務自由,要靠資產性收入


實現財務自由應該是每個人的夢想。

可是怎么樣才能實現財務自由呢?


很殘酷的真相是,除了少數高薪群體,大多數上班族靠每個月的死工資,根本不可能實現財務自由。


對于金錢也需要認知突圍。

普通的收入通常分為兩種:


  • 一種是資產性收入,即利用現有資本本身帶來的收益,如房租收入、股權分紅、版稅收入等等;


  • 另一種是勞動性收入,即利用勞動換來的報酬,一旦停工就沒有收入。


財務自由指的不是錢夠用,而是指長期不勞動換取報酬,也充裕。

財務自由的“自由”意味著不需要為了工資而工作,不再被工資捆綁。


你可以選擇你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,而不是為生活所迫地做那些你不樂意卻又無可奈何要做的事。


靠停工就沒收入的勞動性收入是無法實現財務自由的。

所以在金錢方面,25歲之后要努力慢慢從純勞動性收入;

過渡到有一定比例的資產性收入,甚至完全靠資產性收入實現財務自由。


25歲之后,除了升職加薪,還要學會投資理財。




04

關于人脈:

一直施恩才能維系的,叫勞動性人緣


小學的時候有個同學,經常拿一些好吃好玩的討好同學。

結果他有好吃好玩東西的時候,大家圍著他轉;

一旦他沒有好吃好玩的,大家對他就一下子冷了下來。


而另外一個同學學習好、有什么難題問題問他,一準給你說得明明白白。

雖然從未試著去討好同學,大家卻都喜歡和他玩。


類似這樣的情況,成長的過程中碰到過很多。

以前不明白這是為什么,后來隱約覺得這兩種人社交效率完全不同,卻沒有清晰的思路說出兩者的區別。


《認知突圍》作者的分析讓我一下子豁然開朗。

他沿用了資產性收入和勞動性收入的概念,把人緣分為資產性人緣和勞動性人緣。


勞動性人緣需要時刻維持在勞動狀態,也就是得一直處于施恩狀態。

他在大部分情況下十分被動,所維系的關系也十分脆弱。


看似擁有許多人緣,可是一旦他拒絕別人的請求或者停止施恩,前期的積累也就跟著煙消云散了。


資產性人緣建立在個人的吸引力,來自于潛在的受益期望。

哪怕你什么恩惠也不施,仍然有好人緣在。


這種資產,可以是財富、權力、名氣、美貌,也可以是才華、品味、性格魅力、甚至有趣程度。


資產性人緣,人人都想跟你建立關系、交換資源;

和不和一個人“建交”,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

除了那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,資產性人緣需要前期積累。


25歲之后要慢慢提升自己的個人價值,靠自己的個人價值吸引資產性人緣。

成為別人想認識的人,不是一個不起眼、不重要的邊緣人。



05

關于能力:

普通的人找工作,稀缺的人被工作找


在其他人焦頭爛額找工作的時候,永遠有一群人不愁工作;

他們在職的時候是公司的重用對象,一離職,獵頭擠破頭地給他打電話。


是什么讓他們在雇傭市場取得主動地位?是稀缺性。

普通的人找工作,稀缺的人被工作找。


比如:環衛工人的工作十分辛苦,對城市來說又極其重要,為什么他們的收入如此之低呢?

這是因為我們的報酬,不是按勞動的辛苦程度來算,也不是按工作的重要程度來算的。


單位時間的勞動價值是由供求關系決定的,我們是按能力的稀缺程度來拿報酬的。


環衛工人的工作門檻低、可替代性強;

就是工作內容辛苦、工作性質重要,也無法拿到高報酬。


重要和稀缺是兩回事,辛苦程度和創造的價值也不一定成正比。

物以稀為貴,人也是以稀為貴。


所以想找到高報酬的工作一定要修煉稀缺的能力。

在能力發育的過程中,永遠問自己:

我是否掌握了一般人不會的技能?


橫向上,看一下哪個領域,缺口大,就業人員少?

選門檻高、可替代性弱、經驗值錢的專業學。


比如當醫生,隨著積累,經驗會非常值錢;

可是如果是辦公室文員,經驗就不太值錢,稍微一兩年就是天花板。


縱向看,同樣的技能,我是否比別人專研得更深、完成得更有效率?


爛大街的“通過英語四六級考試”當然比不上“可以用英語流利地交流”;

折騰一晚上只能做個平平無奇的PPT,當然比不上一個小時就能做出讓人驚艷的PPT。


縱向的稀缺,就是把一件事做到極致。





06

關于工作:

格局小的精明,會毀掉一個人


職場里總是有一群愛橫向比較、愛計較的人:


同事偷懶,我為什么不能偷懶,同事拖拉,我為什么不能拖拉?


一個辦公室上班,憑什么我多做事?這不公平!


老板就給我這么多工資,我為什么要多做事?


拿固定的工資,少做點事,我就是占了老板的便宜了。


這是一種格局特別小的精明。

當你發現同事里都是這樣的老油條,最好趕緊離開這個公司。

這種對價值的計算實在太目光短淺。


《認知突圍》認為,很多人把工作當成計件獎賞、計時獎賞,這是一種很原始的折合方式。

格局大的人,不會這樣算,格局大的人著眼于自己的成長,著眼于自己的能力發育。


那種和同事、老板看似精明的斗智斗勇,其實是職場的慢性自殺。

據說,現在每個人一輩子平均要換8-10份工作,也就是你已經很難在一個公司待一輩子。


每個公司都只是你成長的一個階段,請盡可能地從每一份工作里汲取養分;

盡可能地成長,為下一次出發積蓄力量。



07

關于努力:

別再拿“我懶”當遮羞布了


自媒體作者蔡壘磊問過很多人:

“你認為自己懶嗎?”

結果90%都認為自己懶。


認為自己懶,背后的意思其實是:

我可以變得更好,只不過我懶。



他認為,懶的根源其實也在于認知能力受限。

就拿學習來說,因為認知不足——


所以搞不清楚學習有什么用;

所以看不清接受教育和未來自己想要的結果之間的強聯系;

所以沒有做出正確的決定。


我聽過一句反雞湯的減肥語錄:

別老說減肥減肥,說得好像你瘦下來就不丑了。


關于懶,《認知突圍》也說了一句反雞湯:

別老說自己懶,老把什么都歸結為自己懶,說的好像勤快就能怎么樣似的。


“懶”更像一塊遮羞布。

就像一些差生的家長喜歡說自己的孩子:

“我家孩子挺聰明的,就是懶,不肯用功。”


所以就算孩子只考了十幾分,也仍然可以繼續當一個聰明的孩子。

孩子到底聰不聰明,我們不知道;

但我們知道孩子接下來的人生,都要為不肯用功承擔后果。


因為懶、不肯用功所以學習差,聽起來比很用功但還是學習差,似乎更體面一些。

所以懶成了最好的遮羞布。


如果扯掉這塊遮羞布,真實的你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?


25歲之前你可以理直氣壯地迷茫;

25歲之后有些事情拎不清,社會對你就不會那么寬容了。


25歲到35歲——職場上最關鍵的這10年,這7件事每天姐希望你越早明白越好。


以上文章來源于深夜書桌 ,作者李小墨

更多資訊,
盡在公眾號
大家都在看
波多野结衣线免费观看